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活动专题 >> 米歇尔•奥当医生专题讲座

米歇尔•奥当医生专题讲座


米歇尔•奥当医生专题讲座

(2011年4月24日)

今天,我可以举很多经典的例子来简单地给大家阐述一下,我们的生育和母乳之间的生理机制的关联。

第一个例子,根据我们最新的研究和发现,是关于人们在分娩过程中释放的内啡肽。内啡肽的释放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在分娩的过程当中会自动地释放内啡肽来保护自己。内啡肽的释放又会引发催乳素的释放,大家都知道催乳素对母乳的分泌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很容易解释这一系列的、有因果关系的事件:分娩时有内啡肽,接下来就产生催乳素,接下来就母乳喂养。

我再给你们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他们之间的关联。我说一下催产素体系。催产素在什么情况下能有效地释放呢?是在脉搏搏动的状态下。一项瑞典的技术能用仪器监测出催产素释放的值,并通过仪器读出来。开始哺乳两天后,就用此技术来记录释放值,对两类出生情况分别记录:一种是完全没有干预的阴道分娩,另一种是剖宫产。剖宫产的脉动值比较低。如果是通过阴道生产,而且没有任何医疗干预,催产素的释放就更加有效。大家都知道,催产素对喷乳反射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和胎儿的娩出机制密切相关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出他们之间是相关联的,一环扣一环的。这是瑞典研究的一个重要结论。他们还发现了催产素脉动值的情况和母乳喂养的时长也是有关联的。母乳喂养的时长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你当初的出生方式。

我再第三个例子来说明,大家就比较容易理解这个关联。再举个内啡肽的例子。这是个意大利的研究。出生后第四天,母乳里含内啡肽。如果婴儿是经阴道生产,没有任何医疗干预,出生后第四天的母乳里就含有大量的内啡肽。而如果是剖腹产的话,量就没那么多。我仔细研究了这些医疗文献和其它方面的研究结果。我发现内啡肽的存在有很重要的作用,对婴儿来说是个很好的补偿和奖励,当然不至于上瘾。所以我建议要进行更多的研究,研究一下婴儿出生第四天后母乳含有内啡肽的量和母乳喂养时长之间的关联。

我从许多文献和文章里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们的分娩过程和后面的哺乳过程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从我们今天的生理医学机制上说这两个是不能分开和割裂的。这已从国际的对比研究中得到了确认。就像今天早上世界卫生组织的谢博士说到的,和没有阴道分娩经历的女性相比,譬如说巴西、中国的剖宫产率急速地上升,尽管母乳喂养做出很多方面的努力去推广,但情形仍然是很令人失望的。现在,母乳喂养在一些宪法中已是明文规定的了。在巴西有些人唯一的工作就是推广母乳喂养。这些医疗工作人员唯一工作就是,在孩子出生前的六个月专门推广母乳喂养。这些医疗人员几乎花一辈子的时间来推广母乳喂养,那么看看他们个人的家庭的情况怎么样呢?他们自己的母乳喂养才有98天。所以其实不是知识的问题,说明对母乳喂养有一些其它的挑战。

当我们认识到了分娩的方式和母乳喂养之间的关系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应该有必要提出一些新的标准来评估产科医生的实践。目前为止,大家使用的还是二十世纪早期的非常旧的评价标准,这个评价体系的项目、内容是非常少的。比如说病死率、母亲死亡率等这些很简单的评估体系和项目。所以这个评价体系还是不完全的。现在我们知道剖宫产已是非常容易的手术,而且是比较快速、易于操作、安全的手术,我们已进入这么一个时代。

所以如果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仍然使用这些有限的评价体系或评价项目的话,那么我们在各种情况下就都会使用剖宫产这种做法。有一些医院就是几乎所有女人的生产都会用剖腹产。如果我们看到一些美国或其它国家的调查的话,我们竟然发现整个医学界,许多女性产科医生她们有选择的话,自己都选择剖宫产,她们的这种态度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接受了这个医学背景的培训,这个评估体系已经在你的脑子里扎根了。这就意味着在医学界都是这种态度的话,在这个时代我们就需要有新的评价体系,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引入中期而不是短期的评价指标。例如,中期的指标就包括分娩的方式对母乳喂养的影响,已经有一些此类题目的文章发表了,在纽约已经有这样的研究,他们比较了两种分娩方式对母乳喂养的影响,一种是硬膜外麻醉,比如在分娩过程中应用了吗啡类的药物,它们对母乳喂养产生更加负面的影响,如果在分娩过程中服用了象吗啡类药物,对初乳的产生、初次母乳、母乳的质量、纯母乳喂养以及母乳喂养的时长等各个方面都会产生影响。

我们在西班牙的大学中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这个研究的目的是评估一下分娩过程中人工合成的催产素的应用对母乳的质量以及母乳喂养的时长的影响。大家知道人工合成的催产素的使用在目前产科界药物干预最常见的一种方式。理论上来讲,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认为使用人工合成催产素是目前生育发生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来说,使用了合成催产素它会体现在血液中,血液中的含量会上升,它会抑制催产素的受体发挥作用,乳房中荷尔蒙的受体会被影响。这个方面的研究非常困难,因为很多医学研究没有把这一个变量作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认为这个是很不重要的小的因素。直到今天我们才开始启动把中期影响加入到我们的评估体系当中,它才变得特别重要。但是现在还没有充分的数据来支持帮助我们的工作,也就是说在我们的评估体系中除了要加入中期的影响因素外,我们还要加入长期的影响。因此从理论的角度来说,把长期的影响加入到评估体系中也是大家能预期到的。

大家也有所了解荷尔蒙的释放对于行为的影响,用句经验的话概括来说,我们通常把催产素可以概括为爱的荷尔蒙。从分娩的经历来说,女性要分娩顺利的话,她需要释放出一系列的荷尔蒙——象调配好的鸡尾酒一样来帮助她。我们也可以预想到今后这些荷尔蒙从长期来讲也会产生一些行为学上的其它角度的影响。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现在的身体健康状况和我们的内肠杆菌有关,内肠杆菌象我们的指纹,它不会随意改变,内肠杆菌在我们出生的那一刹那就决定了,它属于婴儿的最小的微生物环境,所以从这个机制上我们可以了解到为什么我们的出生方式会给我们今后的健康带来长期的影响,我说的这些理论是被我们新一代的研究所证实的,这些研究也证明了在生命之初的情况和我们今后一辈子的健康状况之间的关联和长期影响。

这是在伦敦的最近的研究,我们有一个最新创建的数据库,在座的各位有机会可以看看,这个数据库叫做“基础期健康”数据库,在这个数据库中汇集了很多很多研究,所有的医学领域的科学、技术的文献都集中在这里,所有的这些研究都是专门针对刚才所说的观点的研究,提供了生命之初的情形,以及我们今后一辈子生活的情形之间的关联。我所说的所谓的基础期在我们数据库中有明确的定义,它的定义包括在子宫内的胚胎,出生及出生前后的时期,以及出生以后的几年。在座各位都可以从互联网上进入到这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的好处就在于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全局的观点,在这个数据库中可以告诉你完整的基础期健康一个比较全面的概念。这个数据库我们从1986年开始就收集整理了。86年的时候,我只能找到不超过12篇的文献,特别少,现在已超过800多篇了。所以有这么丰富的资料,大家就可以看得比较全面了。这里也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概述。不管是哪方面的研究人员,如果要针对某个病症、某个疾病或某个特定的情形进行研究,他基本上都可以从我们的数据库中看到,基础期健康的情况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当我们说一个人爱的能力有多高时,这种爱的能力包括爱别人也包括爱自己,这是从我们理论研究得出的一个结论。我可以把这个领域研究的一些关键词告诉大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爱的能力和社交方面的能力是有关联的。举个例子,比如说青少年犯罪,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就是缺少爱这个社会的能力。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自闭症,从爱的角度来说,他就是缺乏爱的沟通的能力。还有一些自毁性的行为,从爱的角度来说就是缺少了自己爱自己的能力,受到了破坏。比如说有关自杀方面的研究,还有采用什么方式自杀,都可以追溯到当初是怎么出生的。还有毒瘾、厌食症,这些都是爱的能力的行为体现。所以我刚才推荐的数据库,可以给你们一个整体概念。

另外,在我们的数据库里还有一些子项目的研究,可能跟今天的主题不太切合,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关疾病方面的研究,这些跟新陈代谢的机制是相关联的,这可能跟胚胎里的生命期是相关联的,要把胚胎期的内容考虑进去才会更完整。可以说我们的健康状况在还在子宫里的胚胎时期就决定了。我们可以得出简单的结论,今天我们的健康状况在子宫时期就已经定型了,但是我们爱的能力是在出生前后决定的。你可以从我们的数据库里看到简单概括的理论,也可获得更深入的了解。数据库呈现的内容可能有点简化,但是如果研究人员想要做到统计学上有意义的一个结论的话,样品量需要非常大。

举个例子来说,瑞典有个自闭症风险因素的研究,相关的研究机构拥有20年期间所有瑞典人出生情况的数据库,同时也有这段时间内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瑞典人的医疗数据,也都非常完整。有一个自闭症的话,配对5个人做对比研究,所有这些数据都存在计算机里。这些数据表明,自闭症的风险因素很大方面取决于当时出生时的情况。所以我们作出一个结论,需要有一个很大的样品数据库。所以我们要真正了解、记录我们人类关切的领域的话,要通过集体的努力来完成。我们不能通过点点滴滴趣闻轶事的方式来达成结论。我们要分析趋势、了解风险因素的话,我们要有海量的数据支持。

我们的数据库可以作为一个工具,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来看问题。这也是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之间较大的差别。当其它哺乳动物的生产被打扰的时候,影响较简单。如果猴子通过剖腹产出生的话,必须由人来照顾小猴子,它才得以存活。猴子母亲就对她的小猴子没有兴趣了,也不给它喂母乳了。所以我们的研究不能用动物来研究出生方式对人类的影响。我们是人类,所以要通过集体的角度来研究关注的这个问题。我们不能从任何其它哺乳类动物那里学到,我们关注的是人类的问题,我们提这些问题一定要放在人类文化发展的背景中。比如猴子如果通过剖宫产生产小猴子,那她就不去照顾自己的猴宝宝。如果我们的孩子都是剖宫产生出来的,那我们的未来发展、我们的文明会是什么样?如果孩子是通过剖宫产出生的,文化的氛围也是适应剖宫产的,如果剖宫产是司空见惯的做法的话,我们文明的未来会怎么样?

从我们的数据库还有一些其它的经验教训,我们的研究人员可以从中看到一些信息,但是有关时机的问题不是把握得很好。他们知道出生时是一个风险因素,但是哪一个点说不准,对出生风险因素的性质也不能进行详细的界定。根据数据库的样品,环境因素与受到环境影响的时机相比,时机更重要。换句话说,出生时发生的情况,与情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时机更重要。从我们今天的角度来说,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其它的学科都在发展,如基因学。

基因与环境的相互表现,也是基因在关键时机会有所表现,有时候就表现在出生的那一刻。今天希望大家注意到这一点,我想告诉大家,从基因与环境的角度,我们学到了什么,了解了什么。我们观察到,后天获得的性情可以被遗传到下一代中。在新的科学研究领域中,因此在我们的数据库中,我们进行了新的研究内容,也即是早期的事件对二代、三代的影响,对我们今天的研讨主题有很大的关联。我来给大家读一下今天的主题,就是“一生健康的基石”,实际上基础期对我们这一代的健康有影响,而且我们还要考虑对再下一代的影响。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数据库中的最新研究,也就是昨天晚上的研究。举个TES药物的例子,六十年代,研究发现妇女在怀孕时吃这个药对她的女儿的子宫变型有影响,她的女儿更易患宫颈癌,这是根据我们昨天加入到数据库中的最新研究得出的结论,她的孙子也更易性器官变形。因此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我们一生健康的影响,我们要考虑早先行为对跨代的影响。因此,我们今日要建立新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妇产科的一些操作方式,要用更长远的眼光来考虑这些问题。

时至今日,虽然剖宫产看起来是比较简单、安全、快速的操作,这是我们根据短期的行为标准来判断的。但是,我们还有教训和经验,去重新判断出孕产妇的基本需求。简言之,从孕产妇的生理机制来进行研究,跟我们现在的做法是背道而驰的,与文化演进的角度是相反的。从孕产妇的生理机制的研究中,我们发现生育的过程是非自主、不可控制的过程,它涉及到人类大脑原始层的活动。在人类生育过程中,大脑这些区域的活动很活跃,是大脑原始的活动,是不受人自主控制的过程。对于这个非自主的过程,我们无法帮助加以控制,但有些情况却可抑制这一自然过程。因此我们要了解哪些抑制情况导致了生育更加困难,因此不仅仅是生理学,需要引进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一个生育中的妇女,她需要受到安全保护,以避免这些抑制因素。这跟我们现在的一些做法相反。人类的生育过程越来越成为一个受控制的过程,用各种方式来控制生育的过程,一个妇女需要人家的指导、帮助才能生育,希望通过帮助来控制生产的过程,这种想法目前广为流传、很多人都持有这种观点,至今为止仍然如此,其中包括一些医护人员。

因此时至今日,我想给大家举个例子加以说明,包括一些生理上的概念,我想从孕产妇的生理学研究方面总结一下,我这里提出一些基本的概念,可能有助于未来我们更好地审视这一过程。我举一个例子,就是大脑皮层活动这个影响。人类区分于其它哺乳动物有一些原因,也就是说人类大脑皮层的一些活动,大脑皮层的一些抑制作用,这些都是来自于大脑皮层的一些活动造成的影响,也是因为人类大脑皮层的活动导致的抑制作用使得人类的一些生产过程可能会比其它哺乳动物更加困难。这是非常重要的需要理解的内容。自然界其实提供了解决办法,如何才能克服人类一些自身生产的困难,总结一下其实解决方法比较简单。也就是说,在人类生产过程当中,特别是大脑皮层的活动应当停止。可能有些人现在理解这一点。

那么到2011年的时候,我们了解到我们的这样一个自然生产过程,将自己与现实社会和世界隔离开来,忘记你所学的东西、身处的地方,忘记自己这些主动的控制,可以做出没有经过教育、不开化的种种自发的行为,你可以摔打、大喊大叫大哭,你可以非常不礼貌、不理智,孕产妇也可以把自己当成来自于外星球的怪人都可以,原始的状态、以自己喜欢的体位。所有行为都是为了尽量减少大脑皮层的控制作用,这样才可以更好地、直观地了解生产过程。也就是说,一旦人类抑制了其大脑皮层活动的话,这样人类就与其它哺乳动物有更多地共同的地方了。这是很简单的解释。在生产的过程当中,我们应当注意孕产妇应当得到保护,保护是第一个重要的关键词。首先保护的是不受到自己大脑皮层抑制作用的影响,同时也意味着避免语言的影响。我们再次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话,安静的重要作用。这是近年来进行长期的对生育过程进行控制的研究结果。我们其实应该理解到,在生产过程当中,最常见的干扰就是语言。

第二个还要避免光的影响,我们都知道人类有一个褪黑素,来进一步减少人类大脑皮层的活动。我们需要在一些情况下得以保护,如果你注意到在一些场景下有人在关注你、注视你的话,你的大脑皮层也不会放松,别人看你的时候,你也会从内心观察自己。而在孕产妇生产过程当中,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没有人注视。比如说,有一个助产士正站在你面前直接地注视着你,而如果她坐在角落里是完全不同的。她应该是起保护的基本的需求,这也是我们重新需要关注的内容。也是很长时间以来在生产过程当中的现象。还有一些情况可以促进大脑皮层活跃,也就是说潜在的危险。如果你意识到即将发生危险的时候,你就会提高自己的意识,大脑皮层进一步活跃,可以简单地说,生产过程最低的标准是有安全保障。

这是首先最容易总结的一些内容,是我们能理解的,作为一个切入点来考虑。也就是说大脑皮层的活动,要理解孕产妇被保护的这种状态。其实看起来很简单,尽量减少语言的使用,显然比较简单的是,提供安全有保障的环境。但是,现实当中呢,这些知识可不是说完了就能透彻理解的。事实上这年头是获得知识比较多,吸收、消化、理解知识并不多。特别是把这种知识变成自我的意识,我刚才用的词叫“意识”,来总结我的讲话。

最后我还是用“意识”这个词来总结,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对生育理解的转折点,这也是人类发展当中的一个转折点。我们直到最近才能解释这些问题,即使我们文化上存在一些干扰性。其实像我们意识到的,孕产妇是需要一系列爱的荷尔蒙才能正常生产,比如说,包括她的催产素,那么直到最近才发现这一系列的荷尔蒙,只有在这些作用之下,胎盘才能娩出,如果没有爱的荷尔蒙影响的话,胎盘就无法正常娩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很多人工激素注入和剖宫术居高不下的时代,而且这也是全球的一个现象。不是靠自然的荷尔蒙来进行胚胎的娩出。靠自然娩出胎儿的几率几乎是零了。这是一个新的、前所未有的局面。

我们要意识到其实我们是需要这样爱的荷尔蒙来进行母乳的正常分泌的。这样你才能提供母乳喂养。而且我们意识到现在母乳喂养时间很短。因此我们要进一步认识到,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导致人类自身分泌的爱的荷尔蒙没有用,尤其是在生产这样关键的时刻。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我们能充分意识到的话,我们就会立刻自己提出一些问题:文明的影响是什么,对于三代、四代、五代人的影响是什么,如果人类把自身分泌的催产素变得毫无用处的话,将会怎样?如果人类把自身的爱的荷尔蒙变得无用的话,将会怎样?

我刚才提到,上一代从外界获得的方式可能会对后几代都造成影响, 如果人体自身的器官进一步发生作用的话, 如果你自身的分泌系统不再利用的话,它会逐渐退化下去。因此人类要多考虑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人类未来的包括催产素在内的体系将会发生什么变化?相应的一个问题就是人类将会怎样?如果人类把自身这些爱的荷尔蒙都变得弃之无用的话,而且我们希望在全世界、全地球村的范围内变成一个单一的模式,我们就无法创建一个和谐社会,那么我们就无法对生育给予充分尊重,那时候我们还故意要创造一些爱的基本内容。我不认为当今世界还能提出比这更重要的问题。

人类未来的、包括催产素在内的体系的发展,这涉及到社会稳定和爱的能力,所以这里的问题还是要意识到这些内容。那么大家可能会说,我们如何参与到这种意识的宣传推广当中呢?事实上大家在这方面的意识是要比别人超前一些的,大家都是特别的,但是正因为大家都是相关从业者,就有这样的责任和能力,就有义务参与到开导和推广宣传的工作当中。

如何实现呢?如果你把自己所想到东西传播给别人,如果你只是讲一些自身的知识,那是不够的。如果一点点都不说的话,那么是没有人理会你的。为了让它发挥重要的作用,你要把自己加以培训,要说另一种语言(不是在真正的语言翻译上,而是在其它的方式上)。我们要说至少两种语言,一种是把自身固有的知识加以传播,另外一种就是讲科学上的语言。当今我们需要科学上的语言。因此我相信在本次研讨会之后,很多人会加以自我的培训,把自己培养成不仅会说普通语言,还会说科技语言的人。因此我在今天的发言当中,就给大家介绍一些科学上的概念。

在人类发展历史这么关键的时刻,我们需要这些内容。谢谢!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