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活动专题 >> 米歇尔•奥当医生的公益讲座记录

米歇尔•奥当医生的公益讲座记录


米歇尔•奥当医生的公益讲座记录

(2011年4月24日)

我们的话题会涉及分娩和母乳喂养,会对性活动进行探讨,把性活动和分娩活动放在一起进行交流、讨论。我们要把性的和生殖系统的方方面面和各个阶段都要涉及到,这样才能把问题说清楚。

我把这几个不同的话题放在一起来讲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的生殖、生产和性生活都会涉及到同一类的荷尔蒙,都会涉及到两个激素,一个是催产素,一个是内啡肽,它们是肾上腺素家族。在这些不同的阶段,会涉及到起抑制作用的不同荷尔蒙。在这些阶段,它们抑制、释放的模式都是一致的。当第一个发生作用的时候,接下来会有一个快速的冲击,这个快速的阶段我们把它叫做反射。这个反射包括喷乳反射,胎儿娩出反射,还有射精。这些都是类似的,都是同样一个模式,在同一个场景下发生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它们放在同一个位置来讨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性生活的方方面面放在一起来讨论。

我们要特别关注荷尔蒙,它在这三个阶段都有体现。这个荷尔蒙就叫催产素。大家已经知道它很久了,超过了一百年。但是最近,我们只知道荷尔蒙机械或动力方面的影响,是为了了解它对子宫的收缩、孩子未来的生命、胎盘的分娩在动力方面的影响。我们也知道在性高潮、宫缩的时候它会发生作用,催产素释放的动力源帮助把精子射出来。催产素还会对哺乳发生影响,正是催产素的作用才使哺乳成为可能。有了催产素,才有了精液的反射产生。我们刚才谈到的都是属于催产素的动力方面的影响。

除了动力方面的影响外,我们最近了解到催产素在更加重要的行为学上的影响。所谓行为学上的影响,简单来说,就是对行为产生影响。通常我们会说,催产素是一个典型的爱的荷尔蒙。不管是哪种类型的爱,它一定会有催产素的参与。所以催产素这个爱的荷尔蒙在母乳喂养中它会参与,在孩子生产中它也会参与,
它还会在其它方面有影响。

今天,我们已经对催产素的动力方面的了解非常多了,但我们还有更多需要了解的内容,如催产素的释放机制。人体怎样才能够有效地释放催产素呢?催产素有效地释放非常依赖环境的影响。今天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了解生理机制,我只是给大家做个综述,说明环境对催产素的影响。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来解释,大家都知道催产素是非常害羞的,像个害羞的人处在陌生人面前,初期它不喜欢露面。从性生活的阶段来看,可以把这叫做害羞的阶段。比如说我们在性交的时候,大家都容易产生害羞的感觉。你也知道,没有催产素帮助的话,性交是不可能的,阴道是不会润滑的。人类学家对此已经了解很久了。即使在非常开放的社会,做爱肯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肯定会避开的。这时候需要催产素的帮忙,而催产素是非常害羞的。

母乳喂养也是类似的机制。比如要喷乳反射的话,需要催产素的帮忙。女人母乳喂养困难的时候,要保证周围没有人,门关着,一定要保证别人不会进来。我想这是解决母乳喂养碰到困难的关键。这是怎么回事呢?哺乳类动物,不包括人类,它们在生产的时候,自己有办法和策略来不被人关注这个过程。这也就是说在生产时最大的需求就是不要被特意地关注,因为大家知道哺乳动物的催产素是一个害羞的荷尔蒙。人类生产的时候的情况呢?在人类以前的文化中,在农业社会里,会跑到丛林里头去生孩子,因为她们知道催产素是害羞的荷尔蒙。不管怎么说,人们在生产的时候,都希望靠近她们的母亲,她们需要有一个母亲形象的人陪伴,因为她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受保护的空间。她们能够避免、能够分开在旁边游荡的、不受欢迎的男性。所以妈妈就是提供保护,有了这种保护,害羞的荷尔蒙才能释放出来。

在最近的人类史中,随着文化的发展时代的到来,可以看到一个新的革命出现了,孕妇的生产过程越来越变成一场社交活动、社会化的活动了。在这方面,有多个层面社会化了。首先就是母亲的形象由助产士替代了。她的作用本来是保护你的空间,后来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指导员,这个人变成了有控制能力的人。我们从远古的文化氛围来看,这些信仰、信念都是和社会文化的氛围是紧密相关的,都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常规做法。我们听说有些助产士会用手扩宫、或压孕妇的腹部,或者用药物来加速产程。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花很多的时间在生产、分娩的准备中。

在人类的分娩史上,家庭的分娩是最近出现的事务。在孕妇的生产历程当中,我们慢慢地忽略了催产素的本质是个害羞的荷尔蒙。进入二十世纪的快节奏,经历了一系列社会化的发展,产妇在女性跟前,她就不那么害羞。直到二十世纪中叶,生孩子都还是女性的事情。那时候女性都是在家里生孩子的,爸爸待在餐厅里,妇女之间在做分娩的工作。1953,我在巴黎的一个医院的产科的时候,我当时是实习医生,那时候的生产都是女性在场,而专业的男性数量很少。我当时是医学院的学生,因为我是男生,所以助产士在产前遇到其它的问题,要求我帮忙时,直到最后一刻我才出现。因为那时候我的工作是使用产钳,用完后就走了。所以那个时代生产还都是女性的事情。

在二十世纪后半页,生产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生产环境有了迅猛的发展。 产科男性的数量在增长,这个阶段父亲的参与也出现了。在这个时代,最复杂的医疗技术和药物也介入进来,慢慢地,我们就把原来的催产素的性质给忘了,就把催产素是个害羞的荷尔蒙给忘了,甚至也忘了催产素在男性在场的时候它更害羞了。在二十世纪晚期,我们还可以看到影响生产的其它因素、其它孩子生育方面的理论,有些还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比如说,常听说的条件反射的作用,那么这个理论有什么影响呢?强化了这样一个概念,人类的生产是需要引导的,需要外界的人或物提供动力和帮助。

现在的生产过程中还掺杂了一些视觉的因素,换句话说,我们在这个生产过程中看到了太多的视频、图片。这些事务的刺激是从二十年前就开始了,这些信息从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影响人类分娩的过程,特别是一些电视节目的广泛传播,这些画面是用来刻画人的生产的场景的,差不多都讲的是同样的故事。我们从中看到女人在生孩子,周围围着四五个人,他们都看着她,包括她的男人,还有一个摄像机在那儿,还把这个称为自然分娩,或者女人还在分娩池当中,把这个也称为自然分娩。

环境应尽量贴近自然。这些观念其实和我们现在的生产的生理性发现是背道而驰的,现代科学实际要陈述的是催产素是一种害羞的荷尔蒙。这些新的、对我们的文化产生影响的因素,实际上正好是另外一方面的。现代科学告诉我们,隐私不被窥视是自然分娩的最重要的因素。年轻人实际在无时无刻地接受这些可视的画面,然后他们就觉得画面中的是在产程中所需要的东西,认为在生产过程当中最需要的是专家和他们的专业知识。这些也在我们现代的词汇中被陈述。比如说生孩子的时候需要请一个教练,你需要有一个人,她有专业的经验,在英语中,我们还说在生产中你需要支持,你需要有一个人来给你提供能量。我们文化的这些定义实际上是阻碍了我们,我们其实有一个极端的观点,受到几千年的文化的影响,这些文化的影响实际上是告诉我们女人不能自己生孩子,如果没有人给予帮助,她们自己不能生孩子。

但其实这个观念和我们现代生理学的观念实际上是完全相反的。现代生理学上,生产的过程实际上是自始自发的过程。对一个自主、自发的过程,你是没办法帮助它的。但是不好的环境却能使它受到阻滞。我们从现代生理学中学到的是生产中的妇女需要被保护,不受负面环境的影响,那些负面环境会使生产过程变得更困难,因为这些环境导致害羞的荷尔蒙不能释放。

我们来看几个现代生理学的观点,它们最终都得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是在生产过程中,一个女人其实需要的是安全感,不被窥视,在这种条件下,她体内的催产素就会释放出来。这种情形实际在我们的性活动中也是这样的。当我们提到女人在生产的时候需要安全感、感到不被窥视,我们马上就会提出一个问题,那个参与生产过程的人通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能够进入到生产过程当中?谁的存在和女人的分娩的基本需求是符合的?是哪种人的形象让妇女在分娩过程中感到安全、不被窥视呢?

如果我们通过现代生理学的观点找出这个人的话,最终会找到有这种形象的这个人就是理想的母亲的形象。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能够明白助产士最初是从何而来的,一个助产士是一个具有母亲形象的人,她非常具有保护性。今天如果我们想降低分娩过程中药物的使用或降低剖腹产率,我们必须重新发现助产士工作的重要性,这个重要性在现代生理学上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解释。

当我们知道了催产素是一种害羞的荷尔蒙之后,我发现有一些东西是必需的。一些生理学上很重要的事件就是在孩子刚刚出生后发生的,特别是我们从一项瑞典的研究中发现,人一生中体内催产素释放达到最高水平的时期就是刚刚出生的时候,在那个时候女人释放的催产素要远远高于正在生孩子时释放的催产素,比性高潮的时候还要高,比喷乳反射时还要高,比任何其它时候都要高。所以说催产素的释放是一些自发的因素导致的。我们必须要发现什么样的环境比较适合女人刚生完孩子后她的荷尔蒙能释放达到高的水平。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对子宫、阴道的恢复和安全有重大的意义。同时,催产素是女人生产中的荷尔蒙中最重要的一种。

在这个时候有两个因素特别重要,第一个就是女人不要觉得冷,特别是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要特别要关注她,一定注意不要让生孩子的女人冷着,我们经常会想到婴儿需要保暖,同时也要想到母亲的保暖。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女人不要被其它的因素分散她的注意力,不要让她去做其它事情,她所要做的就是和孩子肌肤相贴,看着孩子的眼睛,闻闻孩子身上发出的气味,没有任何东西去让她分神。要做到这一点实际上很困难,在孩子一生下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想为她做点什么、说点什么,那时候保护妈妈和新生宝宝是很困难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关键词还是保护,保护孩子和母亲不被这些东西所分神。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来讨论哪些因素导致她们分神。大家回想一下女人刚生完孩子,孩子的脐带刚刚剪短,她已经忘了世界上其它的事情,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来了,拿个剪子剪脐带,这就很严重地打断了她们。那个母亲就会看,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她好像刚从外星回到我们地球上来一样,这个时候她分泌催产素的过程就给打断了。所以我说人类生产都会受到各种文化因素导致的干扰,这些干扰不停地出现,实际上现代因素不停地影响着我们的文化,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在现代生理学上生产中女人的需求的新发现,我们人类小孩的需求的新发现。

在今天的会议上,我要给大家解释我们今天面临的很多困难,比如我们要研究一下性活动遇到的困难,解释这些困难,使这些困难就逐渐变得严重了。我们要依赖从现代生理学中得来的这些研究结果,这些困难在现代社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很明显我们现代的生产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母乳喂养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性活动也越来越困难,性治疗师也越来越忙了,从商业上来说,伟哥变成了特别流行的药物。这说明了什么?这是不是说明我们人类的催产素机能变得越来越退化了呢?我们以这些问题来结束今天的讲话。谢谢!

附:米歇尔·奥当博士简介

 米歇尔·奥当(Michel Odent),医学博士,国际母乳会健康顾问委员会成员。
    1930年出生于法国,毕业于巴黎大学医学专业。 1962~1985年期间负责皮蒂维耶省医院的外科和产科;是伦敦基础期健康研究中心的创始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妇产医院引入分娩池的概念;撰写了医学界第一篇关于使用分娩池的论著。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妇产医院引入家庭式产房的概念。
    -撰写医学界第一篇关于产后一小时内开始泌乳的论著。
    -是第一篇关于产科 “疼痛闸门控制学”应用的医学论著的作者。
    -在英国伦敦创建了原始健康研究中心,目的是验证人体健康在 包括胎儿期、围产期和产后一年的“基础期”中就已形成的设想。
    -创建了基础期健康研究数据库。该数据库是唯一一个收集 “基础期”发生事件的长期影响的学术研究成果的专业数据库 。
    -创建了“wombecology.com” 网站,目的是让人们相信:人类生态学最重要的形式是产前生态学。
    -正在进行关于评估鼓励孕期妇女吃海鱼的效果的研究。
    奥当先生发表过有50多篇医学论文,并著有12本书,被翻译成了22种语言。他的著作有《生育重生》、《剖腹产》、 《生产与母乳喂养:重新发现女性在孕产期的需要》、《外科修复时代的生产问题》、《让爱科学化》、《农民和产科医生》等。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