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疫情期间,母乳喂养家庭的别样幸福

疫情期间,母乳喂养家庭的别样幸福


疫情期间,母乳喂养家庭的别样幸福

文:周艺真(厦门)

 

当冠状病毒疫情的消息传来时,我正忙着边准备过年,边陪伴我的女儿。她已经快两岁了,平时很喜欢在户外玩,疫情的消息满天飞,面对未知的风险,我的内心也是焦虑不安:这种疾病严重吗?我和我的家人会受到影响吗?

 

大年三十的傍晚,抱着侥幸心理,我和爱人带着两岁的女儿到户外放烟花,想让女儿感受我们儿时春节追逐烟花爆竹的喜悦!燃放烟花时引来几个面生的小孩过来围观,我下意识领着女儿与他们保持距离当我们一家人准备乘电梯上楼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孩子和我们进了同一部电梯。我好奇地问他:“小朋友,你家住几楼,平时很少见到你呢。”通过他的回答,得知他是新住进来的房主,平时随家人住在厦门岛内的另一套房子里,从他下电梯走的方向,我的脑海里记录下了“703室是新搬来的”这几个字。

 

又过了四天,救护车出现在小区,楼下有人被接走爱人接到小区物业电话询问家里人员居住情况以及是否与同栋楼703室一家有过密切接触,随收到一份小区的告知书写着703室有确诊病例要求我们居家隔离。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四天前与那个住在703的孩子一起坐电梯的场景——当时大家都没有带口罩这让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

 

正是这种不安让我立刻放下手机,母性的护崽本能让我来到女儿身边,试图保护她,脑海里思考着我们被传染的概率有多大?我能做什么来保护我的女儿?当时我的内心想的是一定不能和女儿分开,真庆幸自己一直坚持母乳喂养,我的母乳里面有很多的抗体可以保护她,就算生病也会很快痊愈。

 

根据疾病防控的要求,我们一家人需要居家隔离14天,社区的工作人员每天来帮我们量两次体温并提供其他必要的协助。确诊病例的出现让我们感受到危险就在身边,居家隔离对我们来说更像是自我保护而不是被禁足。我的爱人也是一名医生,一年365天都是一大早就到医院上班居家隔离的日子,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一起陪伴女儿,一起刷牙洗脸,一起看书……女儿对爸爸的陪伴更是贪念,看书要爸爸陪,玩玩具要爸爸陪,画画要爸爸陪,就连吃母乳时也要喊上爸爸,仿佛要爸爸补偿往日缺席的爱。

 

女儿有了爸爸的陪伴,我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居家隔离期间我参加了国际母乳会厦门小组的线上聚会,和几位妈妈们一同交流、分享母乳喂养的日常点滴。聚会快结束的时候,哺乳辅导Missy留了一点时间,问参加会议的人是否有什么关于自己在疫情期间的近况要分享我讲述了自己有一位邻居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的经历,在当时的厦门只有十余例确诊病例的情况下,这太巧了,刚好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能够和一些熟悉的朋友讲述自己的经历让我紧张不安的情绪在聚会中逐渐消散,母乳喂养的妈妈们的耐心倾听,使我的内心慢慢地趋于平静。

 

居家隔离14天之后,疫情还是处于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立即出门实际上,我和女儿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出门。我的女儿对于全家人都在家里非常开心,不断地邀请我们加入她的游戏中,是她把我们从疫情的恐惧中解救出来,融入到她的欢乐世界。我们一起做面包蛋糕,一起做家务,一起看书画画,这些日常小事让我们感受到疫情下别样的幸福。

 

我一直在全母乳喂养她,对于随时能吃到母乳这件事,她乐在其中。这一个月里,我作为乳腺科医生和IBCLC一直在给湖北和合肥的母乳妈妈群做公益答疑作为母乳喂养长大的宝宝,女儿我讲到有些宝宝没办法吃到母乳需要帮助的时候,她能够欣然接受自己玩一会儿,让妈妈去帮助那些目前没能顺利母乳喂养的家庭。就好像她从母乳喂养中获得了满足,也希望所有的宝宝都能享受到这份快乐!

 

对于我来说,疫情一开始是恐惧的来源,当生活节奏随着疫情慢下来之后,我能更加全然去陪伴女儿,感受生活本身的美好。疫情也让我有机会通过线上的形式去帮助母乳妈妈们,去传递母乳喂养理念,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能量。

 

对于女儿来说,疫情是让她不能出门的拦路虎但是她的情绪并没有因此变得糟糕,相反她获得了家人更多的关注及陪伴,有更多的来自于家庭的温暖注入到她的生命中滋养她未来的人生!


 
 
母乳会简介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17072553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