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母乳喂养之旅-Christine

母乳喂养之旅-Christine


母乳喂养之旅-Christine

Christine

 

我叫克里丝汀,今年快30岁了,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我的母乳喂养开始并不容易,但最后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我的母乳喂养从我孩子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他出生在澳大利亚,比预产期晚了2周,所以我是被人工催产的。在催产前一天晚上,我非常地焦虑,一宿都没有合眼。等我分娩的时候我已经是处于彻底的睡眠不足状态。整个分娩持续了约8个小时,相对较短,但我在分娩结束时已经筋疲力尽了。当护士把我的宝贝抱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想着我要尽我所能给他一切最好的。护士帮助我给宝宝衔乳后不久,我就睡着了。第一次喂奶后,情况变得没那么容易起来。每次衔乳我都有很大的麻烦,我的宝宝每次都会来“拱”奶但就是没法衔住奶头。 每次我都需要护士来帮助我,让宝宝能够衔住我的奶头。有时候,我们没法让他顺利衔乳,护士就会帮我用手把初乳挤入一个小杯,然后我们再用注射器喂宝宝。起初,我只能得到2-5毫升的初乳,但是护士安慰我说这是一个好的起始量,而且出生的宝宝吃不了那么多。到第3天的时候,我的母乳喂养似乎渐入佳境。但后来我的乳汁越来越多,我的乳房变得硬而肿胀。我的母乳喂养又有了麻烦。


由于我已经出院了,每次喂奶也没有护士能帮我了。我的宝宝开始会衔乳但很快又会脱离,每次我的乳汁都会到处喷。有时我要花上半个多小时,才能让他衔上,然后又由于衔乳姿势不对搞得我痛不欲生(护士告诉我如果姿势不对,我需要重新让宝宝衔乳。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害怕我没有办法让宝宝正确衔乳。)因为我长时间使用不正确衔乳姿势,我的乳头破裂,每次喂他都是很痛苦。我给宝宝一边喂奶一边痛哭。每次喂他,我都会有没法坚持下去了的想法,但之后我还是选择继续喂奶。


我丈夫问是否应该在家里准备一些奶粉备用,被我拒绝了,因为奶粉是很大的诱导。如果家里没有奶粉,也就意味着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母乳喂养下去。产后第10天,情况有了转折。我打电话给医院,约了一个很好的哺乳顾问。我去了之后示范了我的喂奶过程。她帮助我正确衔乳,并注意到我有强烈的奶阵和产奶过多的问题。同时,她建议我使用乳头保护膏来治疗我破裂的乳头。她还给了我一个书面的哺乳计划书。从那一天开始,情况开始变得好起来,由于使用了乳头保护膏和正确衔乳,几天后我的乳头破裂就愈合了。我仍然有产奶太多的问题,但我再也不用每次花上一个小时让宝宝衔乳了。当我的儿子6周大时,我的公婆从中国来看我。那个时候,我的母乳喂养已经相当不错了。


虽然我婆婆在我的丈夫6个星期大的时候因为要上班而不得不中止了母乳喂养,但她很支持我继续母乳喂养。我丈夫在他们来之前就事先订了一些规矩,并解释说宝宝会睡在我们的房间,由我们照顾他过夜(不用半夜起床使得我的母乳喂养顺利很多)。我和我婆婆唯一的问题在于,她一直想让我吃很多。我曾试着向她解释,说我并不需要吃那么多东西。幸亏她来之前我已经减掉了大部分的孕期体重,而且我的宝宝也比较大个,所以我还能应付。我的下一个挑战是产后6周时的乳腺炎。我注意到我的一侧乳房有一个硬块,喂奶也没有让它消掉,然后我开始发高烧。我去看医生,并开始服用一些抗生素。最后乳腺炎症消失了,我一直坚持母乳喂养。在那之后,我的母乳喂养是一帆风顺,我的孩子只靠母乳健康成长,从来没有吃过奶粉。我母亲在孩子4个月的时候开始说服我给宝宝添加奶粉(这也是她开始给我喂奶粉的时间),但我很清楚地告诉她我不会这么做。


我的孩子现在一岁半,母乳喂养之旅即将结束。我是在他刚满一岁时开始断奶。整个断奶过程相当平和容易,我只是在感觉宝宝准备好了的时候,每次用辅食来替换那一餐的母乳。现在我的宝宝只需要在临睡前喂一次奶,不过,马上这睡前一次奶也可以停掉了。我有一点点难过,虽然我的孩子长大了,但我还是有点怀念我母乳喂养的时候。能和宝宝坐下来搂在一起的感觉真好。现在宝宝他已经是一个忙碌的小伙子了,很少有时间能静静地陪妈妈一起坐下来了。他很聪明(有时有点狡猾),同时也非常健康。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