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往事---黄文艳

往事---黄文艳


往事---黄文艳


当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有一次无意翻开家里订阅的报纸,有一个版面刊登了一篇访谈类文章,介绍了国际上一个专门从事母乳喂养的组织和他们的理念,在满世界充斥着各类奶粉广告的时代,这样的自然之音弥足珍贵,于是在我的脑海里就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记,虽然当时成为母亲离我还很遥远。

 

曾经微博上看到一张伊朗女艺术家拍的一家伊拉克孤儿院的场景照片,一个小姑娘在地上画了一个妈妈,她就想象着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孩子之于母亲,就像小树之于大地,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而母乳是母亲给孩子的第一份礼物。很遗憾我小时候没能吃到母乳,妈妈也很难过不解,她给我的理由是“我没有奶啊”,可事实呢?事实是产后母婴分离,定时非按需哺乳,缺乏基本知识和信心坚持。而且老一辈人相信遗传的强大,他们推定如果妈妈没有奶,那么女儿当妈妈的时候很可能也没有奶,这种没奶推定伴随了我大半个孕期,我一直在怕,我会不会也没有奶,而且我的确看起来不那么丰腴,孕期反应大还一度轻了10斤。

 

这一切从最后一个半月开始改变,套用一句广告词“改变,从心开始”,母乳会倡导的理念让我打心里觉得:我可以,至少我可以相信并付出实践!

 

牛妈妈的奶为牛宝宝而来,因为这是自然的选择,母爱的本能;我的奶也为我的宝宝而来,因为我深爱着我的孩子。

 

可是纯母乳的喂养并非一帆风顺,产后恢复之痛,周遭质疑之苦,舆论宣传之讹,都像根根荆棘般刺痛着一个母亲的责任和坚持。相信母乳妈妈们遇到的困难都是具有共性的,宝宝哭闹频繁吃是奶水不足啊,要不要额外加奶粉啊,需不需要喂水啊等等,这一切的假设都是基于对哺乳妈妈的过错问责,从我最初摸索着喂养我的宝宝开始,我也肩负起了一边为他人普及基本知识,一边身体力行地实践的责任:我曾经难过,当我的母亲质疑是我的奶水不够吃,宝宝吃不饱才哭闹不听话,她甚至坚持认为,奶量是越吃越少的论调,我忍住身体的疼痛和放弃当“甩手掌柜”一心照顾我的宝宝换来的是亲人的不理解,可是我的内心是深信不疑的,当这种情况屡次出现的时候,坚持的力量,理性的分析,为什么宝宝哭闹,为什么频繁吃奶?当宝宝还小的时候,任何心理的基础都有生理的原因,能读懂他的人是母亲。《跟着直觉做母亲》,立夏老师书中也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道理,这个时候我应该听自己的,用心去感受孩子的需求,然后满足他。

 

就是这样深信和坚持,当后来亲戚朋友夸赞我奶水好,这样瘦瘦的一个人奶量大的时候,相信我的母亲可以看到我努力的结果。从下奶至今,我已母乳喂养15个月了,宝宝很健康,我和宝宝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因为我注重宝宝的个性需求,尊重他的成长节奏,任何时候母乳都是我和他之间沟通的纽带。

 

要想赢得尊重,就必须使自己更加自信,用事实说话。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不信任,到如今的刮目相看,全力支持,我的家人和身边的亲朋好友同事都因为我的行为,思想认识上有了转变,不敢说他们完全认同,毕竟每个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

 

前阶段的努力有了回报,除了支持还有关爱,我的丈夫我的父母公婆都为我的母乳喂养扫除了障碍,分担我的劳动,宽慰我的辛劳,还有我的单位领导和同事,也为我的背奶工作提供了方便和支持。我想这一切的有利局面的开辟源自于你对于这件事的看法,成就于你对这件事的努力。

 

还是想说,我只是做了一件母亲最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不值得称道,之所以需要努力需要坚持,是因为我们当今的社会越来越远离了自己的本心,把最自然之力给舍弃了。我只是做母亲该做的事情,把母乳还给我们的孩子。无条件养育从母乳开始。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