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在世界各地参加母乳会聚会经历的分享-Averil

在世界各地参加母乳会聚会经历的分享-Averil


在世界各地参加母乳会聚会经历的分享-Averil

 

2014222日,国际母乳会厦门小组的月度聚会与“母乳之美”艺术照巡展——厦门站同时开始。这次活动中,来厦出差的Martin Thuemmel,以一名哺乳辅导的先生和曾经的两个母乳宝宝的爸爸的身份,代他的太太Averil Harrison-Thuemmel给参加聚会的妈妈们介绍了母乳会在国外的活动和发展的情况。在此也非常感谢他后续发来的文字整理!

希望藉此文让中国的妈妈们了解,世界各地的母乳妈妈们虽身处不同的文化环境,但在母乳喂养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是类似的。国际母乳会给希望母乳喂养的妈妈们关心和帮助,为妈妈更加自信的履行母职提供切实的支持。

——国际母乳会哺乳辅导LLL  Leader-Xiamen  Missy

 

在世界各地参加母乳会聚会经历的分享

My Experience with LLL around the world

             Written by Averil Harrison-Thuemmel

 

大家好!我的太太叫何爱惠(Averil Harrison-Thuemmel),她是加拿大人,成为国际母乳会哺乳辅导已超过15年。她很可惜今天不能到场参加国际母乳会厦门小组的这次聚会。她让我代她向你们问好。

大家可能以为,中国妈妈和别的国家妈妈生活情况不太一样。但我下面要介绍的是爱惠前天出席柏林母乳会聚会的情况,通过这个,大家可以更好了解中国和国际情况是不是真像大家所想的那么迥然不同。

前天,11 女士参加了柏林国际母乳会的聚会。这个小组聚会主要是为了给柏林的外籍妈妈提供母乳喂养的帮助,所以聚会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前天的聚会由三位哺乳辅导主持,她们分别来自加拿大、美国和德国。外籍妈妈们则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德国,希腊,叙利亚和墨西哥。9位女士带着小孩子一起参加聚会,还有两位是孕妇,将在近期生产。最小的婴儿才三周大,最大的孩子也就15个月。

其中至少有7位妈妈的丈夫或者有别的国籍。有几位妈妈并没有结婚,但她们和家人的生活都过得很融洽美满。应该解释的是,非婚生的孩子在德国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柏林约50%的孩子的爸爸妈妈没有登记结婚。不过,非婚生的孩子的权益在德国受到法律的保护。

妈妈的职业也五花八门。有的是大学在读的本科、硕士或博士, 有一位是音乐家,另一位是老师。不少人正在休产假。

有的妈妈是骑自行车来的,她们的孩子就坐在同一辆自行车上。有的是坐地铁或者公交车,但没有一个人是开车来参加聚会的。大多数的妈妈都用背巾来抱或者背孩子,这些背巾有的很时髦,有的很简单,甚至是妈妈自己做的。不少妈妈已经学会怎样在背巾里喂奶。这样她们在公共场所哺乳时就不会感觉尴尬。

举行聚会的场所是个幼儿园。所有人坐在地板上铺着的垫子上,小组的书在一张桌子上展示。母亲可以从小组借阅的书籍包括母乳喂养、开始进食固体食物、上班和母乳喂养如何协调等等。

前天聚会的主题是母亲角色所面临的挑战。妈妈们谈到了她们生产的经历。尽管有的妈妈并不是自然分娩,但是母乳喂养这件事让她们以母亲的身份为傲。另外,她们提到了照顾婴儿的一些困难,比如说不少妈妈在开始时没想到母乳喂养是那么费时的事情! 她们也谈到了孩子对父母生活方式带来的影响,正面、负面的都有。她们通过这样的交流才意识到,沮丧、无力感、对孩子出生而造成的生活变化一定程度的感到焦虑,都是非常自然的情感。但是她们也发现,对宝宝的爱是她们这一辈子最深切、最正面的情感之一。

聚会的另外一个话题是: 怎样应付家人之间特别是婆媳之间关于育儿的冲突。仿佛所有人对育儿都有一个很坚定的个人立场。怎么应付和婉拒不太正确的指教几乎是所有母亲都曾经面对的难题。

上面所提到的问题,爱惠在世界各地都有遇到,她在中国的北京、美国的纽约、印度的孟买参加国际母乳会的聚会时都曾经听各地的妈妈提到过。尽管各个国家的社会文化背景不一样,但归根究底,妈妈母乳喂养的有关问题其实大同小异。国际母乳会在各地的聚会,都是通过妈妈帮助妈妈的互助方式,为希望进行母乳喂养的妈妈提供信息支持和帮助。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