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我的纠正乳头混淆之路---双鱼

我的纠正乳头混淆之路---双鱼


我的纠正乳头混淆之路---双鱼

作者:北京妈妈 双鱼

我,40岁高龄产妇,剖腹产生下宝贝女儿,兴奋之余打击就接踵而来--由于我的乳头很小,乳房和乳晕又很大,医生认为我无法母乳亲喂,让我回奶。我当时不想轻易放弃,咨询了主治医生、护士、月嫂、通乳师等,大家都认为没救,让我放弃。我没有听从,买了电动吸奶器,走上了吸出母乳用奶瓶喂养之路。

 

  月子中,由于我的身体未恢复,再加上缺乏知识,孩子基本就是母乳瓶喂和配方奶混合喂养。开始我的奶少,母乳和配方奶的喂养比例是一半一半;到了20多天时,可以达到一天8-9顿中只吃3顿配方奶,其余都是母乳。用吸奶器吸出母乳瓶喂是很艰难的。刚开始时,我1个小时只能吸几十毫升母乳,还不够宝宝一顿的;月嫂还猛给孩子塞奶瓶,我的奶水自然供不上宝宝的需求。但我每天都花很多时间在吸奶,夜里也一直坚持爬起来吸奶。勤能补拙,我的奶越来越多,配方奶喂养的量也越减越少。而且我惊喜地发现,我的乳头已经被吸奶器吸出来了一点。我尝试去亲喂宝宝,她不吃,大哭,月嫂就阻拦我说:"孩子小,你不要强迫她。等你乳头条件好了,她自然就吃了。"我相信了,于是仍然吸奶出来瓶喂。

   第二个月,奶量越来越多,喝奶粉的次数也从一天两次变成最后的一天一次。期间,我也尝试过几次亲喂,但都因为孩子吃着吃着就睡了而停止,然后接着用奶瓶喂母乳。在孩子满2个月的一天,她终于死活不吃我的奶头了!当时我好崩溃啊!那种亲喂带来的母爱快感仿佛要一去不复返了。那个下午,我狠命地一次次把奶头往孩子嘴里塞,她都厌恶地吐了或者哭得死去活来。自此,我抑郁了。当妈的幸福感烟消云散,留给我的只有孩儿不认娘的危机感。尤其看到孩子冲着保姆乐得欢,我内心像打翻了醋瓶子。我以为还是因为我的乳头平,所以孩子不吃。于是我套上了乳盾。这次她勉强吃了,但到了晚上孩子又是鲤鱼打挺,哭声震天,一副要绝食的惨烈样子。看着我心爱的女儿,我止不住的眼泪哗哗流,再次用上了奶瓶。


  但我从此却再也放不下这个心结,我要纠正她的乳头混淆,给她最好的母乳和母爱。于是我认识了国际母乳会的志愿者,参加了国际母乳会北京小组的聚会,得到她们的帮助。在哺乳互助指导和志愿者的引导下,我开始了艰难的纠正乳头混淆之路。

她们指导我先与孩子建立亲密的母女关系,用母亲最无私的爱去重新赢得孩子的信任。我开始对照顾孩子的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包括:瓶喂母乳,换尿布,洗澡,抚触,被动操,穿衣服,哄睡,游戏等。我还尽可能地与孩子一起裸着玩儿,裸着睡觉,增加与孩子的亲密感(这个方法非常有效,每天可以裸睡2小时以上,裸睡前可以裸着和孩子亲密地玩会儿,比如让她趴在身上等,妈妈和孩子都要裸哦!我发现孩子会喃喃细语,向我诉说衷肠;睡醒后,她还会冲我笑,明显比以前更留恋母亲)。我还尽量掌控瓶喂的技巧,比如:用最小流量的奶嘴喂奶,水平拿奶瓶喂奶以控制奶的流速,瓶喂时裸着乳房让孩子的脸贴在上面,喂完让孩子在乳房上睡觉,奶瓶夹在腋下喂奶等。这些技巧都是为了让瓶喂变得更模拟母乳亲喂,并控制瓶喂时间不少于15分钟,避免让孩子吃得太快,导致过度喂养。每当夜深人静,喂奶结束后,我都会尝试将奶头塞到熟睡的孩子嘴里,让她叼着,熟悉奶头的味道,让她的脑袋枕着乳房睡觉。虽然我很困,但我还是努力坚持。我还每天在孩子高兴时尝试用乳房放在她嘴边逗引她,给她做嘴部按摩和压舌训练。最让我觉得难办的是找其他工具替换奶瓶,我尝试用勺子、杯子、滴管、喂药器、哺乳辅助器等各种工具去喂奶,但都宣告失败,孩子每次都哭得厉害,或者把奶吐出来。没办法,我只能用奶瓶喂她,用亲情去感化她,看是否能纠正过来。我还曾一度想用饥饿疗法,但又觉得那样太激进和残忍而放弃了那种想法。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还是吃着奶瓶,但她对我的依赖有增无减,她对我的笑容也越来越多。她仿佛在一点点进步,从厌恶我的乳头变成能舔能含了,后来有时还能嘬两口,不过,这些进步都伴随着反复,而我的心情也因此而阴晴不定时好时坏,经常以泪洗面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尤其有时家人不够理解就更感觉孤独无援。幸亏一直有国际母乳会的朋友们的无私帮助,鼓励了我。

 

  在纠正乳头混淆快一个月,也就是孩子3个月时,突然有一天,我照例在她玩得很开心时将乳头放在她嘴边逗她,没想到她开始羞答答地吃我的奶了。不过我的姿势是趴着,乳房垂下去喂她,也许奶的流速还不错,孩子吃得还算满意,但我却累得直不起腰了。用这种姿势尝试了几天,她开始肯在乳房上吃奶了,不过一天也就是吃上2-3顿,其他还是瓶喂。尤其夜里,她死活不接受亲喂。又过了几天,突然在我横抱她时,她也能吃我的奶了,而且瓶喂的次数可以逐渐减少了,夜里仿佛也能亲喂了。我抓住机会,每天频繁亲喂她,平均1.5-2小时喂一次,让她满足并吃饱,在吃我奶头那天起的一周后,我实现了全部亲喂。现在全亲喂又一周过去了,孩子的吃奶过渡得很不错,她基本能满足,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而且,我们母女的关系也越发亲密。虽然有时她还会有些急躁,但调整一下又好了,总之是成功地纠正了她的乳头混淆!我现在心情也平静了,家庭也更和谐了。这一个月的付出没白费啊!同时也感谢国际母乳会的志愿者们给我的极大支持,有了你们,我和宝宝之间的亲密之爱才能不断继续!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