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对话职场母乳妈妈 Interview with a Working Mother

对话职场母乳妈妈 Interview with a Working Mother


对话职场母乳妈妈 Interview with a Working Mother

Sarah O’Connor是一位中国香港英基学校协会的特殊教育教师。她有两个男孩——Sennen4岁)和Perec22个月)。当她重返工作岗位时她决定继续母乳喂养,并且帮助她所工作的协会设计了母乳喂养政策。(她向国际母乳会亚洲刊物-----内心的话 介绍了她的经历。

 

问:重返工作时,你母乳喂养的经历是怎样的?
答:生完第一个孩子比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容易些。我想是因为第一次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我要怎么做,也想不到会带来什么影响。我是一个很坚决的人,因此我就一直继续着。但是到了第二次就多了很多阻力。可能大家那个时候已经知道我想怎么做,也知道我会要求什么样的支持了。

 

问:你觉得你都有哪些需要?
答:我需要一个可以吸奶的地方——安静,并且有电源插座能让我使用电动吸奶器。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都很难实现。并且,仅仅有一个房间是不够的。我发现真的还很需要同事的理解和支持,否则我就会被不断打扰。我经常找不到地方,不得不到图书馆的资料区去吸奶,还要找个好朋友帮我看着。


问:你是如何跟管理者谈论这些的?
答:两次我都是直接找到领导,告诉他们我需要吸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只有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出我的想法,然后就走出他们的办公室。我不想给他们时间提很多问题。

 

问:有什么障碍吗?
答:最大的障碍来自我的同事。有一些人非常支持我,没有他们的支持我无法实现母乳喂养。但是也有些人不支持我,他们会从很多方面向我表达这一点。我想正是因为这些人才让我感到制定相关的政策是很必须的。政策里要说明母乳喂养对于孩子非常重要,并且说明公司是支持的, 并且说明执行的程序和资源要实施到位,从而真正地允许和支持母乳喂养。例如,对于我来说最难的一件事情是在午餐时间吸奶、吃饭还要值班。值班当然不是一件首要的事情,是能够由其他同事来接替的。

 

问:你是如何为政策措辞的?
答:我花了很长时间收集信息,看了很多香港的乃至国外的政策。我融合了所有信息来形成支持文件。然后我找到员工委员会,由他们出面和公司总部人力资源部的领导开会。我很幸运,员工委员会和人力资源部都非常支持。
一、两次会议后,人力资源部的领导接手了这件事情并制定政策。我相信他亲自考察了执行的可行性,并征求协会中各学校校长的意见。他提交了政策,并且被通过了。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离职了。我们不得不从头再来,新来的人又重新考察和制定政策,删掉了允许把孩子带到学校哺乳这一重要条款。更新后的政策被批准了,随后在协会的学校内发布。

 

问:你对于最后的政策满意吗?
答:这是一条很长的路,但是我对结果很满意。它虽然不完美——它不是我最初的政策和措辞——但是我认为只要你透过字面看后面文件的本质,你就会知道我们取得了多大的进展。也许其他的人会继续努力更新政策和添加欠缺的条款。

 

问:你会鼓励其他的职场妈妈参与制定他们工作场所的母乳喂养政策吗?
答:是的,大家去争取吧。有如此多的人受益于此,这样会有更多的孩子吃母乳的时间可以更长。这样非常好。

 

问:你认为在工作中继续母乳喂养有多重要?
答:我发现母乳喂养是职场妈妈很必要的一部分。它让我和我的孩子联系得更紧密。开始工作后吸奶的第一年比较难,但是后来我就能够继续跟我的孩子保持母乳喂养关系而不用吸奶了。这真值得庆贺!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