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妈妈的故事 >> 我的母乳喂养故事 -- 任钰雯

我的母乳喂养故事 -- 任钰雯


我的母乳喂养故事 -- 任钰雯

我在当研究生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母乳喂养方面的作业。那个作业长达40多页,正因如此,我觉得自己对母乳喂养了解得非常深刻和透彻。当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我很自然的就把她放在我的胸口,她也很自然的就吸吮起来。很好的开始,但是后面的困难却是我毫无准备的。首先就是乳头疼痛。正如学习了很多游泳的理论,却没有下水游过一样,那些在图片上的姿势,由自己真正的开始操作起来,肯定不会很准确的。由于喂奶的姿势不正确,我很快就感觉到钻心的乳头疼痛。每次宝宝吃奶,我就是咬紧牙关,非常大义凛然的样子。细心的护士给我拿来的保护乳头的药膏,还请了专业的哺乳指导师来指导我。所以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然而,第二个问题又来了,宝宝出现了黄疸。护士说,要给孩子吃配方奶,让她多拉大便。我和先生都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就让护士给孩子吃了奶粉。其实,这是毫无用处的,因为我家大宝在第三天,仍旧被送进了NICU(新生儿监护病房),并且因此还引发了第三个问题,就是涨奶。因为孩子被喂了奶粉,我的乳汁就得不到排空,尤其是孩子进了病房后,每天有固定的时间是不能探视的,所以我的涨奶就变得异常的痛苦起来。我和医生讲了这个情况之后,我得到了一套手动吸奶器,此外我在医院探视宝宝期间可以哺乳,也可以使用医院的专业吸奶器。但是由于宝宝黄疸不退,而且各项检查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医生在宝宝进病房第二天就下令不让我哺乳了。那时我还没有接触到国际母乳会,所以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但是如果现在,我可能会和医生护士提出我的看法。由母乳引起的黄疸或者使黄疸加重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而过早给孩子吃配方奶和使用人工乳头倒是会使问题复杂化,并且使得今后的母乳喂养困难。大宝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我也在经历着痛苦的涨奶。好在专业的吸奶器,频繁的吸奶,温水淋浴,以及先生耐心仔细的按摩,终于帮我度过了这一段困难。

很幸运的是,我家大宝没有出现乳头混淆。回到家后,她仍旧可以吃我的奶。直到她7个月,我由于生病,又被医生下了断奶令,所以很遗憾的结束了大宝的母乳生涯。其实这样的断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可以要求医生开出母乳喂养安全的药。而且,按当时所用的药,那么三天的用量,也不会对宝宝有什么伤害。至今我仍旧对大宝过早断母乳感到遗憾,所以每次大宝生病而和她同吃同住的小宝非常健康的时候,我就会深深的感到母乳的重要性。

小宝出生时,我已经是个有经验的母乳妈妈了。所以没有发生乳头疼痛,涨奶的情况也相对好些。但是小宝7天大的时候,我发了一次高烧。由于体温太高,不得不住院治疗。我所住的医院规定病人不能单独和婴儿相处,必须有另一个成人陪伴。我家先生要在家照顾大宝,所以不可能来医院陪我。朋友白天可以来,但是夜间也得回去。所以只好让先生把小宝带回家了。随着我的高烧持续不退,抗生素越加越多,医生说,还是暂时不要哺乳了。我又开始了每三个小时吸奶的日子。即使在高烧得有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还是坚持吸奶。因为我知道,母乳是孩子最好的食物,孩子需要我的乳汁。

当烧退出院,小宝又回到我的臂弯,她很自然的就吸吮起我的乳房。更有趣的是,挣札地吃了近几天配方奶,最后绝食的她,从那一刻起,就再也不吃从奶瓶里流出来的奶了。之后的日子,我开始参加国际母乳会的聚会,得到了很多母乳喂养上的支持,这也使得我能一直母乳喂养小宝,直到她两岁3个月时和我讲:「妈妈,我长大了,不要吃内内了。

(任钰雯目前是国际母乳会上海小组的哺乳辅导)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06069910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