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母乳会崇尚母乳喂养
母乳会首页 >> 母乳喂养信息 >> 欢迎你成为妈妈: 最初的几天和几周 Welcome to Motherhood: The Early Days and Weeks

欢迎你成为妈妈: 最初的几天和几周 Welcome to Motherhood: The Early Days and Weeks


欢迎你成为妈妈: 最初的几天和几周 Welcome to Motherhood: The Early Days and Weeks

 

Barbara L. Behrmann
美国 纽约

《新起点》2008年第25卷第249

 

编者注 :本文及所附的故事摘选自《母乳喂养咖啡屋》,一本基于一些妈妈们母乳喂养个人经历的写照。该书涵盖了全方位的哺乳经验,但本文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母乳喂养的最初几天和几周,这个时候大部分新妈妈们对婴儿世界、乳房和奶水还没有经验。在此期间,一个女性能否能有一个良好的母乳喂养开端是受她的生产经历、所得到的建议和支持以及医护人员的参与所影响的。

 

一个女性初为人母会经历一场情感的过山车: 从非常激动的狂喜转变成让人无法承受的疲惫和困惑。一些人认为,哺乳只是点击”鼠标然后就自动启动那么容易。对另一些人来说却并非如此,获得哺乳的乐趣似乎还相当遥远。但是对于大多数妇女来说,生活就像雾,弥漫着迷失感。

 

在各方面强大的支持下,我们能够更好地度过刚刚成为母亲的那些日子,获得这些支持的方法有向知识渊博的专业医务人员寻求建议和帮助,和其他母亲一起分享经验,还可以参加国际母乳会的聚会。与其他妈妈交流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分享彼此的故事。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我们获得正确的观点,可以从彼此的生活中看到我们的喜悦和奋斗。它帮助我们认识到面临的挑战不只是我们个人的原因,那些挑战的背后,往往有着扎根于我们的文化和社会之中深层次的原因。

 

早期的障碍,分娩-母乳喂养的关系

研究证实,当我们在刚成为一个母亲的时候,如果能从专业的医护人员那里获得可靠的知识和信息,那我们开始并持续母乳喂养的可能性就会很高(Cadwell 2002年)。令人遗憾的是,医护人员对母乳喂养的支持并不一定意味着妇女能获得一致和可靠的信息。虽然有些产科医生、儿科医生和家庭医生提供正确的信息和支持,但一些关于母乳喂养的出版物充满了误导和偏见, 并且医学和护理专业的学生不能获得母乳喂养相关的足够的知识、训练及经验来给需要哺乳的妈妈们提供正确的建议。(Dettwyler 1995年)。

 

但是,获得信息和支持只是整幅图画的一角,因为母乳喂养的挑战可能在宝宝第一次呼吸前就开始了。许多妇女谈到自己被当作一部机器,而不是一个有思维有感情的功能完善的女性身体。这会削弱一个女性与生俱来母乳喂养孩子的自信心,并产生种种情感的双重打击。例如,一个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母亲Paula因为生产时的经历和我对整个过程的无能为力,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她回忆到,我不知道我有权力按照我的直觉和我曾经设想过的生产方式去提出要求。我觉得我在生产时已经失败了,所以接下来在母乳喂养上的失败对我而言是毁灭性的。

 

.此外,研究表明,通常产科的惯用做法,包括医疗、技术和手术干预,都会对母乳喂养产生负面影响(Kroeger 2004年)。哺乳顾问及知名讲师Linda Smith指出,比如所有用于控制阵痛的药物都有文献记载证明对婴儿的呼吸、吸吮和肌肉张力有影响。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这些孩子都会吮吸,但大都是不正确的,她说道。母亲用的药品越多,婴儿得到的也越多,婴儿的呼吸、吸吮、吞咽的能力也越有可能受到影响(史密斯1996年)。此外,国际知名的助产士Ina May Gaskin指出,在生产时使用药物止痛常常导致产后疼痛。而一个母亲越不舒服,就越难专注于她的婴儿的需要。

 

产后的因素继续妨碍妇女的哺乳能力。美国的很多医院里,医务人员在产后不久就因为称重量、测量身高和清洗新生儿而将母亲和新生儿分开。事实上,发表在1990年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一篇研究文章指出,在产后1520分钟之间婴儿如果未被打扰的时候自己会开始寻找乳房,但工作人员常常在这个时候清洗婴儿(RighardAlade,1990年)。 并且,作者认为这个常规分离 没有合理的理由”,完全可以很容易的安排在稍后的时间进行。

 

妇女在建立一个愉悦的哺乳关系时面临的障碍是结构性的而且是多方面的。然而,如果没有一个对全局的理解 - 当知识推理被睡眠剥夺和激素紊乱替代 -一个妇女很容易认为是她自己的错。 即使那些提前阅读到有关母乳喂养知识的妇女也倾向于依赖医护人员所提出的建议。而太多的妇女常常是被指引着朝着错误的方向行进。

 

母乳喂养并不必从克服一系列难题开始。母乳喂养哺乳期能够和谐地、系统地、整体地发展。虽然这种理想的情况在任何生育场所都可能发生,但是在独立的生育中心或者是在家里分娩, 妇女能有着理想的母乳喂养开端的可能性会高些这并不奇怪。在这些环境中的妇女不太可能被给予药物或被动的接受不必要的侵入性操作,而这两种做法都会干扰母乳喂养。在分娩的时候她们更有可能得到支持和尊重,也极少可能会有母婴分离的情况发生。这也许不是巧合, 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主要的医护人员都是有经验的助产士,她们认为生育是一个正常、自然和健康的过程,支持母乳喂养则是她们任务的一部分。

 

在生育中心生产有利于早日实现母乳喂养。截至20084月,在美国有195个生育中心,尽管速度缓慢,生育中心的数量一直在增加(Kate Bauer,全面生育机构协会2008年宣传执行理事)。生育中心的理念是在为正常妊娠的健康妇女提供护理助产模式和安全的生产场所。,一位叫Vikki来自美国纽约的妈妈,在一个独立的生育中心生产,不到12个小时就回家了。在她的故事原始的联系中,她描述到人类与所有生物的共同点就是在于哺育他们的后代。 (Editor‘‘s note: "Relating Primally" appears as "Relating as Animals" in The Breastfeeding Café .) (编者按:原始的联系在 “母乳喂养咖啡厅 ”中是“动物般的联系”)

原始的联系

作为一个孕妇,我觉得我大部分的身体相当强大。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我的乳房里充满了生命的源泉。我多么喜欢那一段充满期待的时期;有哲理的广泛的思想空间;并且尚未陷入到要进行时时刻刻为人母的实际行动中。母乳喂养对我来说从不是理智的深思熟虑的选择,这只是最基本的、原始的、动物的方式。我们很幸运能拥有这些给我很大支持的助产士们,她们的整个理念和技术是让婴儿能有机会一出生就能在你的肚子上和乳房旁边。母乳喂养的初始就没有出现问题。 我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过我的“凸出的的乳头,它是如此适合(婴儿)吸吮— 正如Lily所做的一样。象很多婴儿一样,她嚎啕大哭着离开子宫,啼哭着被放在我的肚子上,乳房旁边。平静下来之后,她发现我的乳头,吸吮,就是这样。

在一开始不久,我们就能够躺下进行母乳喂养,这样我就可以尽可能多的休息,甚至在给她喂奶的时候我还可以小憩。开始,我需要很多的枕头的支撑,但很快就可以在任何地方甚至走动的时侯进行母乳喂养。当我给Lily哺乳的时候她看上去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当她还很小的时候,她的四肢还没有什么脂肪, 当我把她抱直时,她像个新生的小猴子一样抓着我的身体,偎依着我的脖子,就象任何一个小动物那样紧紧地贴在她动物妈妈身上。当我们这样的配合达到非常默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联系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而是动物之间的。我记得当Lily在床上,躺在我的身边,吮吸着我的乳房时的那种感觉。这种时刻是常常是母婴温柔连接的黄金时期。但我也会滋生烦恼。有时确信她已经得到了满足,意识到自己也想舒服一下,我会把我的小手指塞进她的嘴里抽出(乳头)。这时她会哭起来,我会尽量安慰她,并再次给她喂奶,这个周期会重新开始。

虽然母乳喂养是容易的,但在Lily大约3个月大的时候我遇到了麻烦。我的乳房的一部分越来越疼痛。原来是我的乳管堵塞了,并且有严重的感染。 那个星期我和一个朋友在一起,我们去看她的助产士,一个充满活力的、慈母般的、操着英国口音的老奶奶。她让我像动物那样张开四肢,将我的乳房垂在Lily的脸蛋上方,我就在她的办公室里给Lily这样哺乳。带着所教的方法,我被送回家。按照这种方法,Lily能够从一定的角度吸吮我的乳房乳管堵塞的地方并且基本上把它吸开了。助产士还提出了两种顺势疗法药剂,再加上建议我与Lily同睡。一年多以前,我结束了对Lily的母乳喂养。那时她17个月大,而我也准备好了结束哺乳。现在,她两岁半了,我们的联结似乎更加坚固、更加真实。也许这是因为在我和她相处的早期,我学会了如何放松,从而照顾好她和我自己。

Vikki A.
Trumansburg 美国 纽约

避免常见的母乳喂养问题

许多女性幸福地母乳喂养了几个月之后,,会突然发现早期的母性光辉仅仅像是凌晨三点的夜光的反射,从而使得她们极度焦虑地试图弄明白她们做错了什么。大部分妈妈有一定程度上的不安全感和焦虑,但其中有一些却经受着更多的痛苦。乳头疼痛、涨奶、婴儿乳头混淆、似乎奶水不够这些常见的母乳喂养困难,如果从一开始就得到适当的支持和正确的信息的话,即使不能完全避免,至少可以很容易地得到改善。

 

除了技术信息会使事情变得更轻松得多以外,良好的哺乳支持也提供了对什么是正常的母乳喂养的过程的描述以及我们做的很好并且能克服将会遇到的问题的保证。

 

伴随着分娩方式对母乳喂养的影响,女性往往被鼓励按照奶瓶喂养的原则进行母乳喂养。比如我们可能会被告知,限制喂养的次数、短时间喂养、鼓励夜间断奶并提供额外的配方奶。这些建议可能会造成一系列母乳喂养困难。比如,想一想通常的母乳不足是如何形成的。

 

婴儿从乳房中吸出的奶水越多,妈妈产生的奶水才更多。当我们试图在一定的时间,比较短的时间内哺乳或者给婴儿提供配方奶,婴儿吮吸的就少,所以我们的乳房产生的奶水就少。我们的婴儿更变得饥饿,所以我们断定自己没有足够的奶水。瞧,就这样了!乳汁不足综合征是过早断奶的主要原因。正如哺乳顾问Marsha Walker( IBCLC)解释说:(这种情况的)大多数来自从一开始就对母乳喂养的缺乏管理,以及对母乳喂养婴儿的行为缺乏了解 personal communication, 1996

 

当然,并非所有的妇女都遇到这些问题。 但是有这些问题普遍发生说明了母乳喂养错误的医疗管理对在此文化背景下的新妈妈们的影响程度。 在母乳喂养仍是社会常态的社会文化中,妇女只需要向自己和母亲、姐妹和邻居寻求建议,这些妇女可能不太容易受到医疗意见的影响。但是在美国,太多妇女与其他哺乳妈妈缺乏联系。 在崇尚奶瓶喂养的文化中,人们关注的焦点是婴儿出生而不是新妈妈的诞生,妈妈们经常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徘徊在一个新妈妈的困惑之中。

 

这也许并不奇怪,Cindy Turber-Maffei,一个美国爱婴组织(该组织执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美国爱婴医院的开拓计划)的协调员,指出,我们听到的大多数的母乳喂养的故事往往以疼痛、不足之处、尴尬为中心,而几乎听不到有人说母乳喂养应该是愉快的一件事情(Cindy Turner-Maffei  2002年)。但是假设母乳喂养对所有的人都很容易的话,对大家也是一种伤害。正如一位新妈妈Jennifer,写道:哪里有可以让我准备好接受这种磨难的故事?每个人都告诉我她们的分娩故事,所以我知道在我分娩的时侯,困难是‘正常的’。但我的朋友没有告诉我她们哺乳的困难,因为她们说,如果我知道有多么难时,我将不会尝试。然而,更多的故事让我从我的旅程中那种孤独的感觉中解脱出来。”

 

我的小梭鱼中,作者强调了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生育中心或是在妈妈回家之后的良好产后支持的必要性。Ann描述了哺乳问题一直持续了几周,直到一位哺乳顾问教她如何把婴儿放在她的乳房旁边。技术性调整是她所需要的一切。

My Little Barracuda我的小梭鱼

我的第一个孩子踢着叫着来到这个世界上,她的两个无比幸福的父母亲欢迎了她。检查了她的手指和脚趾后,我看着护士说:现在我该做什么?她告诉我说,我们要母乳喂养。“真的吗?”我疑惑地说道。我的女儿几乎不需要任何帮助就含住了我的乳头,护士冲我竖起大拇指。 你们两个合作完美!她热情赞叹道。我很自豪显然这是因为我参加了产前学习班。我变得自信和有安全感。但接下来在最初几个小时的第四次哺乳时,情况有些不同。我独自一个人在病床上,我的宝贝女儿想要吃奶。 Ouch!哎哟!她什么时候长了牙齿?没人告诉我会这么疼!事实上,我清楚地记得她们告诉我,如果哺乳时有痛感,一定是哪里做错了。 我刚建立的信心消失了。我不知道接下来的8个星期是怎么过的。 星星点点的片断像一场噩梦。我向许多不同的人和书籍杂志求助,也收到了许多不同的答案。 根据《母乳喂养的女性艺术》,我女儿的这种情况被称为梭鱼。但是梭鱼有牙齿—— 尖锐的牙齿。我记得有一位公众健康护士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当我承认有水疱和皱裂的时候,她的答案吓坏了我。 如果你不小心,你会得乳腺炎的。”她警告我。当我畏畏缩缩、蜷缩着脚尖让宝宝吮吸我受损的乳头的时候,我的丈夫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我。

我给我女儿出生的医院的哺乳顾问打电话。我确信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听说我的悲惨故事的成年女子。她告诉我,我必须马上去见她,我喜极而泣,因为她肯亲自帮我。我包好宝宝,还有收拾好我的两吨重的尿布袋(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需要携带我拥有的一切),我拖着疲惫的产后身体,在明尼苏达寒冷的一月回到了医院。冬衣下的我大汗淋漓,我提着我所有的装备回到医院婴儿室,路人以异样的眼光望着我,我的偏执的、严重失眠的大脑相信他们在窃窃私语:瞧!她把她的婴儿送回来了。真丢脸。

我也不知怎么到的哺乳顾问的办公室。我脱下一层一层的衣服把自己坦露在哺乳顾问面前,她把我的乳头塞进我女儿的嘴里。 不疼我不疼,什么? 一点都不疼! 真是太棒了! 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治愈我左边乳头的伤口,并学习书中所描述的有些不同的处理方法。我发现,一根指头在乳晕上,另一个手指在的乳晕下“夹”住乳头的“三明治”方法,而不是夹两边可以让她含住更多的乳晕部分。我自由地回家了!我坐在一个无遮挡的灯泡前一天3次治疗我的乳头。我戴着乳头保护罩,让空气流通到疼痛的地方。不遗余力地去做,连我自己现在都吃惊,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决心和耐力。但最终我和我女儿成功、幸福的继续母乳喂养了12个月。

从那以后,我又有了两个女儿,哺乳了她们每一个都近17个月。我仍有乳头疼痛的现象,但我发现,当乳头还没有真正受伤之前,不带胸罩让空气流通经过疼痛的乳头周围可以促进治愈疼痛。同时与我从哺乳顾问那里学来的吸吮技术相结合,帮助我避免问题的严重化。母乳喂养是最自然的喂养宝宝的方式吗? "肯定是 - 但重要的是要重视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总是自然就成功的。

Ann A.
Rochester MN USA美国明尼苏达罗切斯特

支持有助于母乳喂养

虽然许多妇女认为母乳喂养 - 或无法进行母乳喂养是他们生活的最重要的经验之一,它仍然是妈妈抚育宝宝的过程中最易被误解、贬低和忽视的部分。 有些文化根本就视母乳喂养为不舒服的事情。 或多或少,或公开或隐蔽,一些国家和地区不鼓励母乳喂养,并贬低女性发展与她的孩子们满意的哺乳关系的能力。

 

 在以奶瓶喂养为主流的文化中,母亲们需要支持、认可,以及一个让她们了解在每日现实中母乳喂养意义的信息渠道。 许多妇女面对相似的情况——在母乳喂养的进行中缺乏支持和理解,公众对母乳喂养缺乏了解。母乳喂养不仅仅意味着营养、免疫力和健康。它也代表着舒适、安全和母婴双方感情的联结。这所有不仅仅关系到宝宝,同时也关系着妈妈们。

 

女性必须开始诚实地、不尴尬地谈论母乳喂养。我们需要打破围绕着母乳喂养的谬误,坚持有尊严地、不羞怯地哺乳我们的孩子。在这个时代,怀孕、分娩、育儿受到越来越先进的技术和乐于助人的专家的意见的影响,女性朋友们有能力成为彼此最大的支持系统和盟友。我们可以互相提供智慧、见解、鼓舞和验证,并且在生命中我们自己作出的无数的选择中互相支持。

 

简而言之,母亲对母亲支持和彼此的鼓励是一种力量。你的故事值得被倾听。

References参考资料

Cadwell, K. Reclaiming Breastfeeding for the United States: Protection, Promotion, and Support.Boston,MA: Jones andBartlettPublishers, 2002.
Dettwyler, K.A. Beauty and the Breast. In Stuart-Macadam and Dettwyler (eds.), Breastfeeding: Biocultural Perspectives, 1995.
Gaskin, I.M. Ina May‘‘s Guide to Childbirth.New York: Bantam Books, 2003.
Kroeger, M. and Smith, J. Impact of Birthing Practices on Breastfeeding: Protecting the Mother and Baby Continuum.Boston,MA: Jones and Bartlett, 2004.
Righard, L. and Alada, M.O. Effect of delivery room routines on success of first breast-feed. Lancet 1990; 336:1105-7.
Smith, L. Why Johnny Can‘‘t Suck? Available at
http://www.bflrc.com.

Article adapted and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The Breastfeeding Café, copyright Barbara Behrmann, 2008. Published byUniversityofMichiganPress.


 

 


 
 
母乳会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志愿者
Copyright @ muruhui.org 京ICP备17072553号 设计:益格堂
未经国际母乳会的书面许可, 不能以任何形式复制此信息文本。